霜歌夏月。

不写文,不出角了
取关随意,这里就是个纪录而已

[全职/叶蓝]唱首歌给你

-ooc可能有注意

-吉他手paro

------

叶修一推开门看见的就是这幅情景:许博远被一群学生们围在正中间,他们手里打着节拍起哄着让许博远上台solo,连原本在台上的黄少天也来劲了,一叠声的催促着让他上台,事件中心的人物只好无奈的笑着接过一旁老友递来的吉他,在学生们的一阵掌声和尖叫欢呼中走上台。

年末圣诞夜的时候是他们音乐教室的期末发表会,说是发表会但其实和同乐会是一个性质,周围的长桌上都有饮料点心可以取用,表定的节目结束后台上就空了下来让人自由上去发挥,不管是老师或是学生、独奏亦或是合奏都能上台演出,也算是给学生们一个展现自我的舞台;叶修趁着黄少天在台上转着鼓棒侃大山的时候出去抽了根烟,怎么也没料到这么一转眼的功夫,许博远竟然就被推上台了。

有一段时间没上台表演过了的许博远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轻拨琴弦试了试音,对着麦克风自我调侃着:「没有想到今天会被推上来啊,我可完全没有准备,唱的不好你们可别嘘我啊。」

损友笔言飞在台下倒是喊得来劲:「谁敢嘘你叶神第一个冲上去揍他!」

「不,第一个冲上去揍的人必须得是我。」许博远故作正经的说着,引起台下一阵哄堂大笑,自己也憋不住乐了出来

叶修斜靠在门边,许博远在台上看不见他这个方向;以前往往是对方待在台下看着他的演奏,像这样子立场互换的时候倒是少,虽然并不是特别正式的场合,但像这样看着他在台上的感觉也是十分新鲜,叶修也算是明白为什么对方总是这么爱看他的演出了

他的爱人抱着吉他侃侃而谈,灯光映在他的脸上,显得他眼底的光芒格外璀璨,这样看过去,台上的他仿佛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亮眼而夺目。

相较于叶修,许博远并没有这么多上台的机会,他似乎更擅长的是幕后工作,但不管是他用心指导学生时,抑或是他在台上尽情演唱时,总是能让叶修看的走了神,这个人的眼神永远是这么的专注,他拨动琴弦的动作仿佛也一并拨动了叶修的心,他的笑容温和而自信,他也在用属于自己的方式,散发着或许微小但绝对明亮的光

他是这么的耀眼。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里 你的身影 挥散不去”

许博远清了清嗓子,手上拨弄琴弦开始了轻快的旋律,台下的学生们也都静下来,认真的听着老师难得的演出;他唱的是一首情非得已,算是蛮经典的一首描述暗恋的情歌,许博远的嗓音温暖清澈,唱功虽算不上特别出色却是十分耐听,叶修静静的听着他的歌声回荡在会场里,勾起一丝回忆令他不禁莞尔

这人被他告白的时候哪有这么气定神闲的呢
一路从脸上红到耳根子去,整个人手足无措的连话都不会说了,支支吾吾半天愣是憋不出一句话,最后恼羞成怒似的整个人撞进他温暖的怀抱,毛茸茸的脑袋死死的埋在他怀里不肯抬起来,之后他对于自己这样有些女孩子气的行为感到有点羞耻,叶修好声好气的哄了半天这才面对现实。

回忆被强行停止,突然出现的苏沐橙的拿着手中的吉他敲了敲他,笑嘻嘻的问他:「圣诞夜你竟然不打算上台去虐虐单身狗们啊?」

叶修似笑非笑的撇了他一眼:「我怕我虐单身狗下台就要围殴了」

「哇你还真有自知之明!」苏沐橙故作赞叹样

「不過嘛——」叶修话音一转「围殴就围殴吧,反正他们怼不过我。」

语罢他便接过吉他往后台走去;苏沐橙习以为常的笑了笑,也在心中略有感叹,自己多年以来如挚友也如兄长的叶修,终于也找到了想让他守护的人了;能够与所爱之人同台演唱,对于他们这些音乐人而言,是何其有幸。

许博远在台上演唱着,心中却暗自庆幸自己上台时已经是活动的中后期,声音早就开了,不然要是高音一个上不去那可就很尴尬了;情非得已是他在学生时期就常常演奏的歌曲,而且在谱面上自己还有略加改动过,倒是不怕弹错

就是自己实在是一段时间没上台过了,有点紧张啊——许博远在心里头感慨着。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歌曲进行到副歌,许博远把自己飞到天边儿的注意力抓回来,手指一阵轻拨,正开口要唱起副歌,却突然听到一阵不属于自己却十分熟悉的嗓音、和弹着副旋律的吉他声,惊的他手中动作都嘎然停止,他瞪大了眼看着从后台缓步走出的叶修

「继续啊、愣着干嘛呢?」叶修轻笑一声的提醒他表演还在继续,许博远这才一个激灵的扭头回来,手下也开始继续动作,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了笑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许博远这回连歌声中都带着笑,他完全没想到叶修竟然会整这么一出惊喜给他,脸上完全是掩不住的甜蜜,那还有半分歌曲中暗恋的苦涩?

叶许两人虽然在一起许久,音乐教室里不管是学生或是老师们也都知道这回事儿,但两人都不是高调的主,平日里也不会有过多太亲密的举动,让不少教室里的小姑娘直呼不过瘾;这回他们二人同台演唱,惊起了台下一阵阵的欢呼和尖叫,成功的把气氛炒上了一个制高点,不少刚才就戳开手机在录音录视频的女孩儿更是差点连手机都抓不住了。

两人时不时互望,明明是第一次合唱这首歌,却完全没有抢了歌词的事情发生,默契好的没话说,台下的欢呼简直要把舞台给掀了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最后一个和弦刷下,歌曲正式结束,两人牵着手向台下鞠了个躬,学生们的尖叫再次来到一个新分贝

许博远的脸上还带着一点兴奋的微红,就连叶修也收起了素日慵懒的姿态,微笑的幅度较平时都多了好几分;两人的手还紧紧的牵着没有松开,也不知台下是谁带头喊起的,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全场的人都在喊着“亲一下!亲一下!”的起哄了起来。

「哎哎哎你们过分了啊你们!」许博远就着麦克凤笑骂他们,叶修却是一笑「不就亲一下吗、来来来」

说着伸手揽过许博远的后脑勺,深深的吻了过去,台下的学生们简直要疯了,平日里如此低调,难得发个糖随便就可以齁死人,叶神不愧是神,各方面而言都是神,就连放闪也是这样神级的。

叶修直吻的对方狠狠把拳往他肩上砸这才放开他,许博远一瞬间险些没能站住脚,叶修把手往下一滑到了腰上稳稳的扶住对方,笑得欠揍的他成功收获了一枚白眼

「靠、」许博远这会儿还有点喘,看着台下简直要疯魔了的学生们毫不客气的踢了他一脚「我脸都给你丢光了!」

叶修仍是笑嘻嘻的,他凑过去又往人脸上吧唧了一口「哪能啊?蓝老师你今天帅呆了」

两人没有从舞台的阶梯走下台,而是直接从后台溜了回家,把一群想要堵人的学生难过的嗷嗷直叫,原本想好好调侃一下的老师们也是直呼叶修简直不要脸

两人牵着手走在回家路上,叶修突然故作严肃的开口:「话说你这首歌竟然不是单独唱给我听的,我感觉我的地位被动摇了,学生比我重要,我要求重振夫纲」

「要求驳回、你就继续扯吧」许博远简直懒得理他,和学生们闹了一整天活动结束前还被拱上台,他现在只想回家睡觉

叶修其实也是挺累了,见讨了个没趣索性就安安静静的拉着对方的手;时间不算早了,路上的车辆也并不多,零星的几辆车经过、载着归心似箭的人们,回到温暖的家

「欸老叶、」
「嗯?」

两人默契的保持沉默,享受着回家路上的一片祥和,直到许博远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

「如果你想要的话啊,其实我之后还可以唱别的歌给你听」
许博远半仰着头,仿佛在思考些什么,拉着他的手微幅的晃了晃,连步伐都显得雀跃

叶修偏过头去看他,脸上似笑非笑的:「比如说?」

「比如说——嗯、很多啊?」
「分手快乐?」
「滚你的吧!」

两人在暖黄的路灯下笑闹成一团,偶尔匆匆经过的路人看了,也不禁会心一笑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未来的日子里,唱很多歌给你听

很多、很多

-END-
------

这篇其实是我从圣诞节那时候就码到现在的....(#
让我混个更吧,白情快乐!

评论(4)
热度(68)

© 霜歌夏月。 | Powered by LOFTER